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牟尼寺系列之记人篇——罗氏三兄弟  

2012-10-06 22:3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牟尼寺系列之记人篇——罗氏三兄弟 - 蔫了的伍子胥 - 蔫了的伍子胥
    很多年前我开始写过我的家乡。本来是准备写很多篇的,结果,因故停了下来,一停就是好些年都不曾动笔。想来很好笑,最开始认真写东西,是为了追一个女孩子,写着写着到几年前,却因为女孩子的意见而停了下来。我是因文惹祸多了,闹烦了,一气之下便不写了。起源和中止都是因女人而起,这想来都觉得可笑。而如今,我不会再干这些蠢事了。让口水的归口水,让浮云的归浮云。
现在,我想把逝去的慢慢找回,那就从把停下来的补上去开始吧。

      小时候我还不知道程婴和公孙杵臼的故事,还不知道赵氏孤儿引出来的抚孤的高义。但是,小时候,我就认识了罗家的三兄弟。罗老大、罗老三、罗老五。我没有见过罗东的老爸,他老爸在罗家占二,也没有见过他的妈妈,见过的只有他这三个叔叔。他家的房子在老学校的下面,屋后是一片竹林,旁边还有一个废弃的瓦窑。我们家从圆宝山脚下的老宅搬到学校的时候,因为学校里没有井,得到罗东家的古井中打水。由是,开始熟悉。罗东还有他小弟,不算是孤儿,他老爸从二峨山上入赘到我们村,生下他小弟没多久就逝世。他妈也许真是一个他妈的,丈夫一死,就改嫁远方,丢下两个孩子在空荡荡的家里。

      我不知道罗东他妈是他妈的怎么想的,但是,这个时候,罗家却决定要抚养罗老二的两个孩子了。于是,罗老大来了。后来,罗老大又走了。逝世的意思,那时候走的那天我都印象深刻,跑去看别人给他敛上衣服。我却忘记了他埋在哪里了,甚至我现在对罗老大长什么样都开始模糊了,我只知道,他为了抚养他兄弟的两个孩子,终身未娶。后来,也是终身未娶的罗老三接替他大哥的担子。开始,在罗东家住了起来,那时节抚养一个孩子,是一件吃力的事情,如果这个孩子还需要上学的话,那就更加吃力了。那时节,菜都很少,肉就更难了,我的印象中,他们家是很少吃肉的,一个月不到吧。因为每天挑水都会路过他们家的厨房。炒什么菜,一闻就知道了,那时节的肉香,老远都能闻着。何况,罗东他两弟兄晚上总会端着饭或者捏本小说来我家,看电视或者看小说。小时候我第一本武侠小说都是从罗东手里拿过来看的。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视的,尤其是舍不得用电灯家庭很少了。他们家里没有什么亲戚在我们村,罗家兄弟来,只有一点薄田可以耕种,仅此而已。还是陌生的环境,放弃了自己的田地,为兄弟耕田地,也为兄弟抚养孩子。我没有看他发过火,其实罗家三兄弟脾气都很好。一天天乐呵呵的,经常帮忙。就是在前几天,开车回老家的时候,有一些老人自发义务的维护公路,帮忙铲掉公路两旁疯长的斑麻和小树,罗老五就在其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应该在我还没有读初中的时候吧,罗老三也走了。身为鳏夫的走了。我忘记那时他的坟埋在哪里了,但是对罗老三却还记得那瘦长的笑脸。再后来,就是罗老五来了。也是一个单身汉。他这一来,罗氏的老家就没有人了。他以此为家,也把罗东供读完初中,把罗二娃抚养长大。十几年了吧。可是,等这两个孩子长大了,他却老了。想结婚吗?我记得这个问题,在我小的时候,有个人问过罗老三,他不无遗憾的说过,想啊,肯定想啊,可是哪个会来跟着他抚养这两个孩子呢?也有人问过罗老五,我只记得,罗老五当时只是呵呵一笑。小的时候,父母在外忙农活,就留下我守着小卖部,做着小掌柜,罗老五他们几个老的经常过来耍,陪我打打升级啊之类的纸牌,期间肯定是无数人的玩笑了。但是,我却对罗老五的那个意味深长的呵呵一笑记忆犹新。

     到现在,我都经常在想这罗家的三兄弟。那个时候,能够倾尽全力为自己的兄弟抚孤,兄弟三前仆后继,不计得失,不求感激,就这样默默无语的来住下,置自己的幸福于不顾,这常人能够做到?这三个鳏夫,一辈子都没有碰过女人,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一辈子没有为自己的生活考虑过,一辈子都没有安闲过,二十多年来,费劲千辛万苦就是为了让兄弟不至于断后,这份情在这浊世中,有几人能够做到?只可惜,这故事到了后头,却不无哀伤。罗老大、罗老三相继病死牟尼寺,剩下一个罗老五,却在老来衰病之时,一个人孤独的守在这村里。罗东后来结了婚,却去找到他不负责任的他妈的他妈。一年至少一次都难回到老家看望罗老五。罗老五有事,有病,甚至房屋年久破损,要修房,罗东都不曾拿一分钱出来。每每逢年过节回家,在别人一家热闹之际,都会看到罗老五一个人端着饭碗到处的四处的走动,不无凄凉。这次中秋回老家,看见罗老五,问起罗东,不禁的摇头叹息。就是因为这声叹息,我开始怀疑当年程婴在要自杀以慰九泉之下的公孙杵臼时,那个赵氏孤儿赵武的哭声,多少有些虚假在里面。

     罗家三兄弟的事情,我时常会想起。也经常讲给别人听,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温暖的东西。只可惜,我们走得太远了,就连罗东自己,都走远了。不过,还好,他们都曾在过牟尼寺,这些外方的人来了,却给牟尼寺留下了一个温暖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