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2012。10.24  

2012-10-24 21:3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

童年

十.

      小孩的时候,最喜欢的是热闹,不同方式的热闹。村里有哪一家有什么事情了,一个村仿佛都开始热闹起来。哪家来了,哪家的小孩也总会把自己的亲戚带出来一起玩。所以我们机会认得友谊一队所有家小孩的亲戚,就是多少年后都记忆犹新。农村的童年生活更多的是一个共同参与的结果,很少有能独自一个人闷着的好事或者坏事。三三两两,总是会有人一起度过。就是睡觉,我童年的时候,每家的小孩几乎都有过去别家蹭睡的经历。农村里面有了什么事情,就会来一大堆亲戚,那些走过很远路来的亲戚,无法回去,也无处安放。只有东家西家的安人进去住,而我们这些小屁孩呢,更是被撵出去,各自找地方睡觉。蹭睡,那是一种流行的童年文化,当然,长大后蹭睡换成了另外一种方式了。一般的时候,都是几个小孩挤在一张床上,叽叽喳喳的,吵到半夜。被子是有限的,但是空间好像是无限的,遇到亲戚比较多的时候,或者同时几家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得好几个小孩挤一起了。我都几乎睡过我们队的至少十来家的床。

      

       这不是东北的大炕,而是一种很温馨的农村文化。几乎每家屋里都会有好几次多的棉被,都是预备着,有人来做客的时候,可以用。那时,去亲戚家走访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我们叫做走人府。跟着大人去亲戚家,而且一呆就是好几天,那新的环境,新的伙伴,迅速的刺激着各种能量。最重要的是,回去的时候就带给了自己村的新鲜故事。农村的生活虽然精彩,但是对外面的新鲜事物,我们依然保留着无与伦比的热情。所以,走完人府之后,回到村里,找那些小伙伴们吹牛神侃,就是一种乐趣。大凡都会描述外婆家的西瓜有多大多大,那河有多深多深,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情多牛多牛的,总之,添油加醋,想方设法的夸张起来,而那些听着的小孩们,盯着这大眼睛,简直为此入神。当然,一般还没有把牛吹完的时候,别的小孩的虚荣心也就被刺激起来了,于是他们走人府的稀奇故事又不断冒了出来,不过这样的故事开始,都会有一句看起来不经意的话,“你这算啥子呢,我那才……”,说得都好像是真的一般。我后来才发现,其实中国最好的作家岂不是就存在于这些扯淡吹牛之中呢?我们编造故事,编造得身临其境,因为如果有纰漏的话,被人抓住把柄,那就相当丢脸了。我们在不断的锻炼着讲一个沾着现实尾巴的虚幻故事的能力,以至于我们有了新的娱乐,一种想象的娱乐,也是终于从玩具或者泥土这样实物性的娱乐中,开始进步到精神的层面了,这也,以至于增强了我们梦想的能力。我们呆在这个牟尼寺的村庄里面,出一趟远门对于我们是种奢望,可是,我们却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进行对外面世界的想象,于是我们开始用自己的梦想去编造一些之外的世界。我们从一些道听途说的见闻,或者偷听到大人们的谈话中,或者废旧的报纸上的图片,或者那黑白电视里面的广告,或者关于孙悟空和霍元甲,甚至纸烟的包装盒上的白塔山或者黄果树的照片,或者关于其他小屁孩关于传闻的传闻,总之,每一个关于外面世界的蛛丝马迹我们都抓在手里,借此开始了对外面世界的想象。我们在各自好像身临其境的吹牛中做出不懈的攀比,以致这些牛越来越有色彩,越来越丰富,以至于拼凑出一张对外面世界的美丽幻想的更大的图片。这就是外面的世界,这是我们童年时刻做出的呐喊。直到,有一天,我们走了出去,走进这个外面的世界,我们才会明白,别人对我们其实也是一种幻想的图片。他们会对我们这样的图景有所惊诧,而我们却会有所失落。


     我知道,无数像我一样从农村出来的人们,走到外面的世界中,刹那会迷醉,可是很快的,就会迷茫,那繁华的背后总令人揪心,而更重要的,那一切繁华与新奇,似乎都与我们无关。于是,我们回到农村,开始为下一代的人描述外面的世界,我们饱含了希望与幻想的描述中,也一定会吸引了更多人的梦想。总会有人实现这些的,不是的吗?


     那时的我们无法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们只是沉浸在自己创造出来的外面世界中,我们幻想身处其中,感觉如何美妙。这是一种更美妙的娱乐。而这一切却是靠各自的虚荣心吹牛吹了出来的。谁说吹牛一无是处呢,有牛想吹,总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情。你都无法理解,那些如果无牛可吹的小孩是何等的感觉卑微,如何受人冷落。但是,那牛的光芒还是会波及他,让他感觉到其中的瑰丽。假如,这个时候,有个理性的大人来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虚幻,都是不真实的话,那不知道我们会多恨他。世界的真相并不那么重要,这是我们童年时得出的宝贵经验。我们自身也很清楚,这只是一种吹牛,但是我们却被自己吹出来的牛所迷醉,所震撼,于是,我们深深的相信了这些。真相重要嘛,不,那时,牛更重要些。因为它承载的不仅仅的梦想,而且更多的是长大的催化剂,更多的是一种动力,更多的是一种安慰,更多的是一种喜悦。真相并不重要,幻想的美丽其实也很重要。对于童年的人们而言,追求美丽还是追求真相呢?肯定是追求美丽了。可是,为什么无数的人,长大着长大着,就开始追求生活的真相了呢?他们知道真相意味着什么吗?他们知道除了真相之外,还有一些更为重要吗?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们为自己所创造的真相所迷惑,所沉溺,所难以自拔,也难以理解,就像,那时的我们面对着梦想的世界一样。当我试图在生活中追求真相时,我就会想起我小时候吹过的牛,那牛还在天上飘着,至今都在我的天空中飘着,我一抬头就能看见,我就会对追求真相的热情产生怀疑。人生是有限的,当我们没有触及到丑恶的时候,并非就没有了丑恶,只是童年的天赋中,知道该如何避免这些丑恶,而只感觉到美好。我们拥有的天赋,却在世俗的道路上不断遗失。欺骗算什么呢?而且重要吗?你去追求你的美丽,而别人吹牛吹出来的东西,也并非让我们一概就接受啊,童年的时候,我们不是只是依靠别人的吹牛而创造出自己的牛吧?吹吧,吹吧,有什么关系呢,它早晚会成为你最后编织美丽新世界的素材。

     

      人府在走着。世界却在变着。这种农村里面交流感情的方式如今已渐渐成为绝响。那时,一个家族的亲戚,几乎都是通的,都能彼此认识,就像,我外公外婆家的所有亲戚,亮二哥他们都认识,而且都和我无数次一起走过人府。他家的,他外公外婆家的亲戚也一样,我也一样全部都认识,那地方也去过无数次。那时,我父亲兄弟姐妹们,一共有七个,而我妈妈的兄弟姐妹也有六个。每一家人都有很多亲戚,而各自的亲戚都能相互认识着,你说,这个感情的交流是不是有点奇特呢?以至于,很多年后,亮二哥都能记住我外婆家外面的水缸,还有谁谁谁家的那颗大树。可是,这样的庞大的亲戚群,会对幼小的我们产生一种记忆上的混乱。以至于,很多年,当真正能理解和理顺这个亲戚关系时,才能搞得懂谁应该怎么称呼。而那些记忆不佳的人,容易至今都搞不懂如何区分。就像我妹妹一样,至今都经常搞不清楚谁是六舅舅谁是七舅舅。亲戚是一个很温暖的词语,一旦谁家遇到一点什么事情,亲戚这个庞大的群体,马上就会表现出巨大的能量,和足够的温暖。就像,有一年,村里遭遇了很大的冰雹,一夜之间麦子、棉花、菜籽地都被摧毁,于是很快,别的地方亲戚一早就到了,拿着秧苗,或者偷的别人家的,或者自己家的,开始一阵忙碌,你都搞不清楚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来的。可是,如今的社会中,亲戚却越来越陌生了。那些利益群体,所谓同事群体、系统内部群里、业务关联群体,开始侵蚀了亲戚的温情。不是我们怀念过去,而是因为我们需要那点过去的温暖,以感觉人生的美好,而不是残忍的利益。就是曾经那些一起长大的亲戚,在踏入外面的利益世界中,也很多渐渐变了模样,生疏得就像隔了一辈子一般。小时候,我那大姑妈家的几个表兄,那时时常走动,亲热得不得了,可是,这些年,在外面的世界后,快十年了,都没有来看过他们的外婆,也就是我的阿婆。他们的儿子,有些都开始工作了,都没有来看过他们的外祖母。我甚至无法想象曾经和他们在一起是多惬意的。特别是四老表,那时他比我们大,在开二哥阿公的葬礼归来后,给我表演了海灯法师的一指禅,赢得了我们村小孩的一顿崇拜。可是,如今,我都甚至在他住院的时候都不愿去看望他。为什么有些人会越走越远,在外面的世界中走着走着就变了模样呢?难道人会迷路?就像我们偶尔也会迷失在别人村里山头的树林中一样?


     那时的我们怎么能预知别人的未来呢?那不是关于别人未来的年代。我们想象的世界中,可能自己都已经生儿育女了,而那些一起长大的伙伴还是光着屁股乱跑的小孩。不过,如果谁和我关系好,我会顺便一起想象他长大后的模样。就像,希望他和我进入同一个未来世界一样。这是一种美好的自私观念。也许人类的爱情,就是来源于此。当我们展开对未来人生的想象时,我们希望把谁包括在内。而其他的,我们选择了遗忘。仅仅是这样的生活,都够得我们去想了。想象会有疲倦吗?不会的,想象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每当,在秋日的午后,我们几个小子们,在一顿胡乱的吹牛中,疲倦了,于是,就地躺在山坡上的草丛上,眯着被太阳斜晒的眼睛,嘴里叼一根草根,慵懒的,静静的躺着,在半睡半醒之间,开始了沉浸在各自的幻想世界中。这是一个独自的享受。嘴角会在阳光下微微弯起。即使,在别的小孩不在的时候,也会一个人偷偷的爬上山坡,独立的享受一个慵懒的下午。这时,当我们各自沉浸于关于自己的想象世界中时,就意味着,我们开始渐渐长大,从小屁孩的阶段,开始迈入了沉思的小孩了。少了一个屁,却多了无数的意味。


     我得开始新的学习生涯了。可是,起源,却来自于我父亲的恐吓。(……)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