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童年……  

2012-10-20 15:3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这其实也是乏善可陈的幼儿园生涯。欢乐当然也有,但是以哭鼻子开始的读书生涯多少都有点不好意思回忆。不过,我还是能记得些幼儿园的景象,比如午休时跑出屋来在硕大的柚子树的洞里寻找一直鼓鼓叫着的癞蛤蟆,比如那爬满了整个教学楼的爬山虎,将窗户露在整个绿油油的墙面上,就像一个大怪物长着的两个大眼睛。但是,那时的记忆更多的还是在幼儿园外面。读书的事情总是有些令人乏味,要是乐趣在读书上,那也许谁也不会热爱生命了,只是,读书这样的事情,容易让我们更加热爱生活。就像,就像,初中化学课上说的那种催化剂一般。


 我家的爬山虎都是从那幼儿园的墙上撬的,种在墙角边。可惜,这个顽强的爬山虎一直抵挡不了别的小孩的顽劣,一爬上墙了,就被人拦腰整断,害得我怎么防都没有什么效果。就这样,每年它都奋力长起来爬上去,可是每年都不会长得太高。最高的一次,就是在挨着屋檐的地方,一壁爬上去,渐渐有些了规模。可惜,很快,就被不知名的小顽童给我折断了跟,然后,我就看见上面爬上去的那一片,渐渐枯萎,掉落于地。就像一直在井底的青蛙一样,不停的跳啊跳啊,跳上去一点,一下子又掉了下来,跳啊跳啊的,可总是跳不上来。就是到了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这株爬山虎依然停留在墙边,一直都未能爬上屋顶。可是,它还是会每年都奋其余勇,二十几年来,不停的争取着自己的生机,不管结果如何,都毫无疲惫的做着同样的努力。我能做到吗?人也许只有在泡妞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锲而不舍。不过,谁能比得上这株爬上虎的坚韧呢?我曾经为它的拦腰一断感觉过悲伤,但是,很快,就会被它每年的努力感觉到鼓舞。心怀希望,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每年的春天,爬上虎开始长出叶子的时候,开始蠢蠢欲动的时候,我就会满怀希望的看着它。直到现在,它的努力都一直在继续,而我的希望,也一直都还在。


  幼儿园里的爬山虎一面在农技校里面依然郁郁葱葱,包裹着整个大楼,而我家的爬山虎也依然在每年的努力中顽固的表达着自己的生机。很小的时候,总是羡慕着别人家郁郁葱葱的爬山虎,可是,过了很多年后,在那株亲手栽下却无法长大的爬山虎身上,我开始不再有所羡慕了。谁能更好呢?如今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那时节除了爬山虎,别的同学我都很模糊了。只知道,有个姓陈的玩伴,经常在一起,一起欺负四舅楼下的一个小胖子。学校里面毫无乐趣,可是跟着人去欺负人却好像乐趣丛生。我们变换着花样,都逗乐那个小胖子,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恶劣。对于我们而言,那是一种乐趣,而对于别人而言呢?那时的我是意识不到这个深远的问题的。这也是就是儿童的通病,在自己的乐趣之外,完全意识不到对于别人的意义。当然,等我长大后,我也没有想到,为什么如此多的人依然停留在儿童的阶段,在获得自己乐趣的方面。后来,很多很多年后,据说,那个小胖子做了大老板,而我们当年这些欺负他的人,一个在方家街上弄一个很小的网吧,而另一个,也就是我,混在成都,一事无成,还无聊得却自以为意义无穷的为自己书写过去的三十年。


在方家读的幼儿园是我第三个幼儿园,也是我的最后一个幼儿园。这段时期持续了一年左右,也是我最长的幼儿园生涯。那时,每天都得从老家和爸一起到方家。几乎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爸就会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快速的洗脸刷牙,就开始沿着牟尼寺的小路,走过雾蒙蒙的大河星,翻过有些阴森森的乌篾湾,有时天上还有残留着稀疏的星星,一路上父亲讲着各种故事,在故事中走到双松坳我的一个大表姐家,在一顿狗乱叫的声音中,取出停放在那里的自行车。然后,父亲骑着凤凰牌的加重自行车,搭着我去方家镇。他去开培训班的门,而我,就去幼儿园继续那无聊的课堂。中午或者下午的时候,是比较热闹的时候。特别是我从幼儿园回到父亲开得裁剪培训班时,立刻就会被一群我爸的女徒弟包围着。那是一个纵深很深的门市,是我四舅的,父亲租来做他的裁剪培训班。那时,父亲在方元二场(赶集去的地方就叫做场,赶集也叫做赶场,当时方家和元通是两个大场,元通是逢单号开场,方家是逢双号开场,开场的那天,也就叫做逢场天,乡里乡亲都会带着自己产或者批发而来的东西摆摊,农村里面没事的人,也会背着个背篓,去转转,就是什么都不买,也得感受一下热闹。所以,方家元通那个地方,因为场的原因,就叫做方元二场),也是很出名的裁缝师傅,来学手艺的很多。当然,大部分都是女孩子。而那些年无数的女孩子都比我大十几二十岁,被这些女孩子逗乐或者宠着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其实,小时候我长得比较乖巧,也能惹得这些女孩子们喜欢,何况我还是她们师傅的儿子。女人丛中长大,这话也不算太过离谱。至少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爸的培训班都开着,他的女徒弟也越来越多,逢年过节或者我爸生日,她们都会一哄而上,我自然也捡到了不少好处。不过,这个成长的环境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我一直都很难说。难道说我现在变成了泡妞大师级的人物了,就是跟小时候泡在女人堆里有关?好像据说我小时候也会讲故事给那些女孩子听,惹得她们呵呵大笑,当然,我那时是不会理解有种笑其实可以用花枝乱颤来表达的。不过,很快,我就变得内向,看见女孩子就会脸红,就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所以,父亲的女徒弟们,所谓影响,也许也仅仅是从小见识了那么多的美女吧,有点见识。就像大户人家出来的孩子,看见外面高档餐厅里面的菜,都能完全应付自如一样,这就叫做见识!


这个见识,是个不赖的见识。当有些见识很少的女孩子自以为洞察世事的说我看着美女都会流口水时,我就想到了这个见识问题,我对于美女,很小的时候就有所见识了。你能说贾宝玉看见美女都会流口水?


每次幼儿园放学去培训班的时候,都是在一场戏耍中收场,然后,那些女孩子们一个一个告辞而去,我爸开始收拾桌上的划线粉、裁缝尺,已经一些裁剪出来的废布。关上门,我搭在自行车上,又开始回家的路。一般走到乌篾湾顶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正当灿烂。无数次,我爸在这里和我驻足,和我说说话,为我指点这些云彩和山下的村庄。牟尼寺就像一个小盆地一样,四周都有些山遮挡着。那乌篾湾的顶上,也算一个出山的缺口。他会问我,长大后会做什么之类的问题。很多很多次。我都不知道当时是如何回答的了,但是,那时,我肯定不会想到我今天从事的这个行业。那时,连律师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下了乌篾湾,有时会路过杀人桥,弯过大河星,从飞哥家的古井边,回到了家里。差不多这个时候,妈妈都已经把饭做好了,等着我们回去呢。而我一般都会在临近家门的时候,加速步伐,飞奔的冲进厨房,揭开锅盖,看看是什么闻起来那么香。

(……)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