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童年二  

2012-10-14 22:3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

……

老屋的左边,就是亮二哥的家,再往左边,有个低地,就是飞哥的家。三家挨在一排,都在圆宝山的脚下。老屋的背后,有条隐蔽的小道可以爬上圆宝山。其实,算是很多条道吧。那时节的农村小孩,精力旺盛得无处发泄,爬山,不同道路的爬山,没有道路也想办法的爬山,总是无处不在。在山上乱蹦乱跳,那是小时候的基本乐趣。不过,那也是得稍微大了一些的时候才会做的事情。小屁孩的时候,也只有屁颠屁颠的跟在大人的背后了。不过,那时的故事,多是别人后来埋怨或者数说的版本,而自己实在很难有印象。小时候的霸道啊,混不讲理啊,或者诸如此类的不好的东西,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就跟长大后,干过的坏事自己也会选择性的遗忘一般,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好像这些与我无关一般。世间的蠢事到后来,往往也是有这样的一种德行。


那时候,我能记着什么呢?印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这些不知是真来自从前的回忆,还是之后经由别人的数说而潜入潜意识里,再经过一些加工而来的印象。小时候的回忆大抵都会如此,参杂着别人的言说,也参杂着自己的想象。不过,也好,总是能拼凑出一幅大致的画像,关于幼小的年月。不过,我还是记得我从小就有很多玩具,这是在当时的农村很稀奇的事情,老爸是个裁缝师傅,更是一个因为成分不好,连初中都未能上得了的农村青年,那时,我想他是想通过我,完成他的梦想,虽然,我很难知道他的梦想是什么。就像长大后的无数青年一样,都关心着自己的梦想,甚至连自己的梦想都懒得一问,更无暇去问问父母当年的梦想。梦想在我们这一代缺失了,也许,只是遗落在那些童年迈向青年的路上而已。不过,那时,我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就因为我有无数的玩具,甚至那些年都会有上电池的坦克,可以飞起来的玩具飞机。还有一个小屁孩的小车车,可以骑着走的,这些玩具不仅农村,就是城里的孩子都很少玩的,这就构成了我被一些城里的亲戚都羡慕的理由。不过,我知道,这都来自于我的父亲,他能够超出自己的经济能力购买这些,说明,这是一种怎样的深意。你见过《父母必读》吗?肯定没有见过,现在的年轻父母都不会去看这些书了,可是这书,我父亲在艰难世事的农村生活中都坚持订过很多年。当我开始识字的时候,我就看见过很多期这个杂志。


那真是一种艰难的岁月。虽然我毫无印象。我猜想,一定是父母用乐观向我掩盖了生活的那部分艰难,而我得到的只有美好的欢乐。我一直都在寻找我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的根源,这些年,我才慢慢明白,这来自于小时候的潜移默化吧。生活与他们而言,是一种艰难,然后在这艰难之中创造出美好的幸福生活,而我就是在这样的在遮挡完艰难的幸福中开始了我的童年生活。后来,我才知道,那时的艰难是怎么样的艰难。解放后,我们家从勤劳致富变成了富农。据说,当时要不是一个本家的地主仗义,把我家买的田地全认在他一人的账上,那我们家的命运估计会更加的艰难。但是还是因为这个成分,父亲几个兄弟都未能读书,也不能当兵,只有在各种贫下中农的压迫中求生。所以,当父母分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分到,就连分家当天开伙的米都没有。这使得曾经是大小姐的我妈感到茫然无措。就是在舂我老屋的时候,那么多人吃饭的饭都会让我妈头疼一阵子。幸好,我妈是被我外公外婆宠大的,时常,会被外婆或者舅舅们挑一点米挑一担柴救济些。就是在生我的那阵子,家里米和鸡蛋都没有,都是外婆送过来很多的鸡蛋,而父亲也会去河里捞一点鱼,熬鱼汤。我爸当年有个大徒弟,我叫他骆二哥,他来我家学手艺的时候,常常看见一锅的红薯而少见一颗米,父亲没办法,只有说这样煮饭才香。可是骆二哥不领情了,纠正过来了,说,师傅,你不晓得一锅全是米才香呢。这话说得我父亲多少年都记得,估计当时他心里也嘀咕嘀咕啊,哪个不晓得全是米才香呢!不过这些都是被遮盖的生活的那一面。等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在那遮盖中,蒙上一层幸福的样子,就离我们远去。只是,我不知道,那时候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多少年后,父母都会怀念过去,都在说过去吃红薯都会很香的年月里,那生活啊,也是无比的幸福。那滋味我似有若无的感觉也是幸福,也许,因为我感觉到的全是幸福吧。


父亲会给我讲一些故事,我想,那是他从订的那些杂志上看的。据说,小时候我活泼无比,讲完都会记住这些故事,而且喜欢逢人都要给他讲上一遍。因为父亲是裁缝师傅的原因,我会比别人有多的机会穿上新衣服。记得小时候父亲给我打了一件黄军装,有那种中山装胸口有口袋的那种,我简直喜悦得无以复加,据说到了晚上都舍不得脱下来。当然,这我也是没有多大印象的。关于这部分的美好,其实都还不算真正的童年的美好,童年的美好其实更在于我们自身。父母为我们遮蔽了生活艰难的那一面,幼小的寻找快乐的心,也一起为我遮蔽了这些生活的艰难,甚至优越感。就像,我现在记得的玩具比别人记得我拥有的都少,因为,那时的玩具,更多的是在自然之中。


我记得的第一件事情,其实应该也是关于自然的,那是为一个昆虫举行的葬礼。父亲带我在圆宝山顶上,抓了一只千担公,一只绿色的长长的,弓着背会有爆发力的一种蚱蜢。我喜欢得不得了,老是捏在手里玩,没事逗逗,可是没想到捏在手里宠爱过头,捏死了它。当然,我有种悲悯的气质,觉得,应该给它一个归属。这个自作多情的情节其实长大后都一直伴随着我。就像那些和我交往的女朋友们,那些恶劣的脾气将我折磨不堪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她怎么办啊,除了我能够宽容外,谁还能宽容呢?这些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情结让我深陷泥沼。可是,当我一旦来了勇气丢掉这些情结的时候,也就离混蛋不远了。千担公,圆宝山上草丛中的千担公,它们可知因它而起的情怀,为我造下了多少孽呢。我给了它们以归属,我和我爸一起在山顶上挖出了一个小小的坟墓,可是,我怎么想到,这无声无息中,它们也在我为丢掉的那些时间与精力挖下了坟墓。有些年份后,也许是在第一次失恋之后,我一个人跑上圆宝山上,躺在草丛上,看着天上的白云拂着柏树的树丫飘过的时候,听到周遭无数细碎的小虫虫鸣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那只千担公,想起那些过往的人儿,想起我的自作多情。油然而生的宠爱与莫名其妙的主动承担感,怎么会因此而起呢?可是,如果没有这些情结,那时的我又该如此呢?该毫不犹豫的掐死它们?或者不小心捂死后,毫不留情的丢掉它们?假如当初,我就这样干了,我会不会因此而变成另一种模样?童年的疑问往往如此。难道你不也曾回首过往时,发生了这些感叹,发生了这些疑问,以及假设不是如此又将如何的追问呢?未来总是不可测的,其实童年也是不可测的,就是因为这些不可测的童年,我们渐渐还是表现出个人不同的秉性。也许,这也有种阴差阳错的意思在里面吧。你能知道当初的你是怎么想去做这件事的呢?你想不到,想到的只是后来的一种修饰,修饰后的回答却是讲述的另一种故事。讲故事人人都会,因为我们回忆童年时,总是对荒唐的行为产生一种想去解释或者回答的冲动,于是,故事诞生了。男人的谎言也许就来自于曾经童年的荒唐吧?就像,我们几个兄弟会在偶尔的一个下午,一起扯淡的时候感叹,为什么小屁孩的时候,那么高的悬崖都敢跳下去呢?为什么那么高的桥,我们都敢直接往水里跳?而现在叫我们再跳,谁也不再有这个胆量了。难道,在这个回忆中,我们会讲出一个勇气的故事出来?我们只是在回忆,很少去讲故事了。故事,留给那些没有故事的人去讲吧。而我, 只需要去回忆。


而这只千担公,就是我们回忆的起点。

(……)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