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少年。第七。2012.12.26  

2012-12-26 20:0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当然,总还是有些仗义的人没有那么的商业化。免费的书,相互之间借阅的书也很多。有时,为了虚假的交换,我学会了骗书来看。我那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字写得稍微还可以,心思就多了一些花哨出来。那时外面书铺租书或者旧书因为很多人看,封面都破旧不堪,为了保护这些书,一般都会用牛皮纸包着书皮,然后在泛黄的牛皮纸上写上书的名字,各种各样的故事书,各种各样的小说,都是这样包装着。我们容易在午眠的时候或者乏味的课上偷偷拿出来看,也偷偷用书来交换着看。交换的时候都把封皮亮一下,觉得名字够吸引人,就同时朝彼此扔过来。我没书交换的时候,就会用牛皮纸包着教科书,然后周吴郑王在上面取一个拉风的书名,用书法钢笔端正的写上去。把名字秀给别人看,一下子就换来了别人的真故事书,这把戏让我以前课堂上看了不少的故事书,没想到这些小说中的故事忘得一干二净,而因此而发生的故事倒是记忆犹新。阴差阳错吧,就是如此,有些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因此而发生的其他故事——生活也是如此?那时我可不知道,只知道根据别人提放上当的程度不断的修正这些小把戏,这是一种很快进步的过程,使想象力和创造力迅速的提升,要不然怎么能骗得了书看呢?那时的忽悠人的本事也许就是这样不知不觉中开始进步的,只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点而已。或者说,其实人都有忽悠人的天赋,只是这些天赋会用在不同的地方,有些人像我用来骗点书看,有些人就会用来骗人或者骗钱,或者有些人不知道如何使用而已。我们的天赋都不知不觉中获得的,只是很少有人能够意识到这点并加以利用。但是这都是因为某些热爱而激发出来的,人生没有热爱,也就不会感觉到自己的天赋,如今想来或许就是如此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只是因为我们不够热爱罢了。哀叹自己没有天赋的人,总是忘记了自己只是缺乏一种热爱。我泡妞能够俨然大师,只是因为我热爱美女罢了;以前看书能看一知十,那就是因为对书有种疯狂的热爱,而如今这个热情减少,看书总会有些木然的感觉,不会像从前一幅别样的世界或者不一样的空间直扑而来,让人徜徉其间。就是在爨火的时候,一本故事书,都能随处映在各处,那厮杀的模样,那忠肝义胆的豪情,那行步匆匆的身影,甚至都能在土灶里的火苗上隐隐出现,甚至那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都成了厮杀的刀枪碰撞声,生活在别处展现了它另外的一幅画面,在任何一个稀疏平常的物件中,都能让你看到别样的色彩。就像聊斋里面,那个可以看到地里埋着金子的人一样,别人看到的只是那一堆毫无意义的泥土,而我却能看到其中隐藏在下面的金银珠宝。联想的火苗因为热爱而越烧越旺,直到那爨火过头时鼻子里传来的饭烧糊了的味道,或者耳朵里传来闻着烧糊的味道的老妈责骂声,另外一个世界立即收起了它的踪影,世界恢复了平静,可是,我却知道,那炭火里还是隐藏着无数的英雄好汉,他们怯生生的等待着我回到他们的世界中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灯光摇曳在屋梁的时候,他们又重新冒了出来,如今的黑夜不会有多少鬼魂令我害怕,更多的是那些美丽的狐狸和豪迈的英雄,他们在摇曳的光影之中窥伺着我,期待着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们需要我去复苏,就像,我需要他们得以丰富一样。我看了无数的故事书,无数的人物无数的故事添加进来,使得另外的那个世界丰富无比,随时随地都能闪现出来,让我得以自得于其间。我热爱这样的方式,对书的热爱并非只是对书本身的热爱,其实热爱的是那另外一个世界吧,那个我假设我也生活于其间的世界。我如饥似渴的读着书,并非丰富我的知识,只是丰富着我自己的世界我自己的生活。


那时候,六叔家或者姑妈家是我放假最想去的地方,并非因为那是城市里,而是因为他们家有个书柜,书柜里有我觉得丰富的书。从那里,我看了很多人的传记,也看了水浒,那是我钟爱的书。在那个缺乏书的年月里,我都不知道看了水浒有多少遍,有些我喜欢,我只是可惜,没有人问过我水浒的故事怎么样,没有人要我给他讲讲水浒的故事,我只是默默的把这些故事偷进了我的世界,让我恍如身处其间,一起侠盗高飞,一起杀人放火。我成不了一个说书的人,只是我的另外一个世界需要这些书。


很小的时候,不到十岁的时候,书都会给我一些胆量去做一些大胆的事情。有一年我都忘记我几岁了,爸去了乐山,我没有赶得上,我便开始生闷气,吃了一个又一个的橘子,然后做了一件让我爸妈后来担心的事情。就是偷偷揣了一点钱,跑去元通乡的街上坐车到仁寿县城,凭着依稀的记忆,找到了新华书店,自己买书去了。买完书,看上一段,气就消了,然后乐呵呵的坐车回来,面对因为找不到我而焦急万分的妈妈,有种幸灾乐祸。那时候,这几十公里的路其实要坐上一个多小时的车,而仁寿县城对于我们乡下的孩子来说,就是一个大得不得了的大城市了。小屁孩自己不声不响的跑去县城,没有被拐跑也是一桩幸事了,还能自得其乐的买书而回,这多少对于当时的我,算一桩得意的事情了。我胆子大吗?其实只是书在吸引我而已。勇气的缺乏,也许也是因为某些东西不能吸引你而已。如果真能吸引你的事情,你会因为害怕而不做吗?或者,你会因此而害怕吗?假如,一个美丽的姑娘能够吸引你,你会因为害怕未来而不去追求吗?假如,一个人你真的很爱,你会因为害怕被伤害而裹足不前吗?我知道如何面对我的热爱,所以,我几乎很少会有恐惧,更少会有因恐惧而缺乏勇气的时候。我时常会回想我的过去,因为我知道,我很多东西都是从我的过去中获得了启示。就像一棵树一样,曾经掉下的那个落叶,也会成为滋养我的养料,每个人都是这样在成长着,慢慢掉下来的枯叶都在为着我新的生长,何必扫除呢?别把那些落叶当成了腐烂的废弃物,总有一天,你会意识到自己从何而来的。那些为别人清扫落叶的人,那些自己烧掉日记本旧情书的人,你以为这是为了你们的未来幸福吗?乏味而干瘪而营养不良,不能叫做幸福的。如今我坐在一个咖啡馆的小角落里,回忆着我的过去,我就是在害怕着以后会有谁来为我清扫这些落叶,以至于让我看起来并非是我。我只是我,我讲述的也是我的岁月,我是在我过去的岁月唱一个挽歌,我要亲手埋葬掉这些时光,我希望在这些落叶之中获得新的萌芽,我希望的是一次重新的生长。别人将落叶清扫,而我却收集着落叶,我希望能够尽量飘零成泥,让我开出另一番新的嫩芽。我们每一天都在死去,但愿每一次死去都是为了新生……


少年,八

那些年辛苦得来的故事,如今都淡忘得差不多了,我记不清那些故事了,我只记得发生了这些故事的故事,那是我自己的故事。各种各样的故事,有时参合进了梦里,在梦中加工,也在梦中相遇,丰富了我的梦,如果梦也是一种享受的话——为什么梦不能使一种享受呢?!既然有时梦会比电影更加精彩,为什么梦就不能比电影更能娱乐我们呢?白日梦、黑夜里熟睡的梦,各种各样的梦,都丰富着我们的生活,娱乐着我们的大脑。我如今都喜欢在漫步的时候,放任一下自己的大脑,让白日梦肆意发展,而我沉溺其中,这也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那时候的读书生涯,除了课堂上是枯燥乏味的外,其余的都是美好的。难道时间本身就是枯燥的?枯燥的只是你不知道如何打发你的时间而已。对于有白日梦的人而言,时间是一桩奇妙的东西,因为你知道,在其中,你的世界就为你舒展开来,你的梦想、你的未来、属于你的一切、不属于你的一切都向你舒展开来,够得你徜徉的。当然,如果情窦又开了,你就会知道世界如此羞答答的在盛放着美好了。那时候的我,不知道算不算情窦开放得早,总之,很多事情都会让我内心喜悦。就像和某个女生传传什么不靠谱的绯闻啊,虽然满口抵制而且大骂别人瞎扯,装着一副被深深中伤的模样,可是,只有我们心里知道,这其实也是一桩内心喜悦的事情,如果果真让绯闻里传的那样,那就更美好了。我们装着保持着男女的距离,装着排斥着与女生同桌然后又扭捏作态的不大高兴的样子坐到了一起,然后还在书桌之间划定了三八线,可是,我们内心却一直巴不得坐在一起,还盼望着能够更加亲密一点呢。就像,我们会耍一下小心思小花招,说不想和女生坐在一起,不断的换位,其实只是为了能够和自己爱慕的女生坐在一起而已。我们的外表冷若冰霜,可是内心的花儿却在悄悄盛放。如果恰好遇到愚蠢的老师会错了意,以为我们真的不喜欢和那个女生坐在一起了,把本来好不容易坐在一起的我们分开,天知道这会带来如何的愤怒和幽怨,可是,我们还得装出一副很高兴分开了的样子。我们不知道为何要掩藏着自己的内心,但是我们确实在这样做,多么愚蠢的少年!如果我们如今还这样做,那就真的是太愚蠢了。


 可是,那种复杂的朦胧的小情窦还是给我们的生活平添了一幅美好的色彩。我们会在内心深处在意那不经意的微笑,某个神态,虽不令人着迷,却总令人喜悦。可是,那是用情不专的岁月,我们的情窦随处开放,不会永远的固定在谁身上,会随着时间的变化或者自己的变化,转移到不同的人身上,或者增加了不同的人。我们希望获得一点点青睐,我们在各种小花招之中发挥着增加接触机会的创造力,不动神色,暗自喜悦。其实,我们并没有追求人的想法,只是我们需要增加一点这样的喜悦,微笑是别人的,但是喜悦是自己的。有些东西为什么非得去表达呢?就这样,暗自喜欢,不也很好?也许那时我们没有欲望,我们需要的只是那一点点内心的喜悦而已,我们的欲望还没有被打开,我们也不会因为她对别人也笑而懊恼。占有别人的微笑?那可不是我们追求的,我们追求的也许只是微笑本身吧。没有要求的喜欢,也许真是这些青涩年代所特有的美好。当我们的要求越来越多时,我们就会为我们的喜欢而烦恼,要求越多,烦恼也就越多,喜欢就这样给我们平添了一些烦恼,可是,这是要求呢?还是喜欢呢?


 可是,只有直到烦恼增加的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这种喜欢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之中了。我们渐渐会懊恼她不对我笑了,她会在别人闲谈中开怀大笑。我们嫉妒的看着别人,自己却因为内心羞怯而不敢走上前去,也逗她那样笑。我们开始为此烦恼,绞尽脑汁想走上前去,想去说说话,想去逗她也笑笑,可是,我们的羞怯阻止了我们的脚步。我们在自己的羞怯的世界里一方面对自己的魅力予以充分的幻想,一方面却懊恼如何将这些想象的魅力发挥出来,或者让她感知到。我们开始有种焦躁不安了,我们开始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去表达得不越出自己羞怯的范围。于是,毕业时的贺卡给我们一个表达的机会了。我们用心写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比如,我们会说,希望你学业有成。这些入时的平凡语句中,我们可是倾注了无数的感情在里面啊,这难道也是平凡的句子?这她难道不能感觉出当我们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是饱含着怎么样的热情?这难道她不能感觉出这些句子和别人的句子之间不一样的地方?可是,当我们很多年后翻出来这些泛黄的卡片时,我们依然能感觉到我们当时的复杂的深情,同时,我们也感觉到对方似乎没有任何可能感觉到不一样的热情。句子还在那里,它创造不了别的更多的意义,即使有着意义,那也仅仅是我们书写时自己给附加上去的,它只留在我们自己的心里,而进不了别人的内心。可是,为什么那时的女孩子就这样笨拙呢?她们难道就不能在那用心的一笔一划之间发现一点别样的线索?就没有发现有朵小花儿在开放?算了吧,懊恼的懵懂的情窦,它开着,却只向着自己。别人怎么懂得这些呢?


不甘心吧,那继续啊,囿于自己的内心的羞怯,羞怯禁锢了我们的内心。直到有一天分离解放了我们。只有分开的时候,给了我们一个堂皇的理由。我那时初中的时候,都不好意思叫女生的名字,在背后都羞怯怯的喊着喂,喂,喂,天知道前面的几个女生心里以为我在喊着谁,当然,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喊着谁。可是,当我初二一完,到县城里面读初三的时候,我获得了一个解放自己内心羞怯的机会。写信,这不更含蓄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