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 2012,12,18。  

2012-12-18 23:5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七

……

假如,我很多年后能成为一个作家的话,或者是别的什么玩意,肯定有无数的后生小子会说,“那时候,书就是一种魔法,为我们开启了一扇窗”诸如此类的废话。好像我们从一开始就预知了自己的命运,或者好像我们一开始就为自己的伟大做出了无数的预备一样,从一开始寻找这些蛛丝马迹的意义是我们时代的通病,就像妻子在丈夫身上努力的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就嗅到了背叛的味道一样。天知道这个香水味是不是擦肩而过的某个姑娘留下来的,难道非得缠绵后才能留着味道?为什么这不能是一种无意义的但是偶然美好的一桩小事?书就是如此,难道我们非得成为什么,才能显示出一开始对书的热爱就是一桩非凡历程的开始?其实,对于我们而言,书籍,当时的意义只在于填补我们的内心的饥饿,或者也许从小在各种观念的无意识影响下,那种读书才能走出农村的说法潜入到了内心的深处。我们百无聊奈,书是一种努力,也是一种娱乐。特别是故事书,自有一种非凡的魅力。要知道,在农村里,讲书的人几乎是没有的,农村的故事除了鬼故事之外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小的时候,整个一个村,就我父亲订了一些杂志,他从这些杂志之中看到了一些故事,再通过他能赋予故事一种色彩的能力讲给我听。至今我都能记得那时候他讲的故事,比如圆圆的帽子或者是那个飞过大海的小鸟的故事。夜深人静的时候,情绪低落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在我只有三四岁时父亲在煤油灯下声情并茂的说着,那只迁徙的小鸟,跟着妈妈飞过大海,飞啊,飞啊,坚持一下,很快就会飞过大海的。这是一幅温暖的画面,那声音伴着煤油灯的灯芯在夜晚中摇曳,一直摇曳到如今。那时,我喜欢把听到的故事讲给别人听,据说很多故事我都复述了无数次给别人,一点都不理会别人是否耐烦着,天知道那时怎么来的讲故事的愿望。我六叔为此在有年过年回家的时候,提回来一台录音机,说要给我录我自己讲的故事呢。 

   

我这股讲故事的冲动和热情持续很短的时间,很快,我就变得言语稀少,不大爱说话了。我至今也不明白童年时期那样喜欢讲话的孩子,怎么在少年时期话变得那样少,我看了很多故事,可是我没有再讲给谁听。我只默默的看着,偷偷的乐着。在其中很容易沉溺下去,有时甚至走路都在看。其实,也不是什么有用的书,那时看得最多的还是一些连环画啊故事会啊古今传奇啊之类的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看,一看就放不下手,不看完就不大甘心。那时,我家有个小卖部,平时父母都在外面忙着农活,我回家后便成了小掌柜。那是在教室黑板的那个位置,凭空打穿,做出一个靠着路边的大窗户,窗台弄得稍微宽阔些,窗下便是一些柜子。那个储物柜是我妈的嫁妆,出自我外公之手,用了几十年都不曾损坏。这个柜子用来摆些小东西,瓜子啊糖果啊香烟或者盐醋之类的日用品。我平时就坐在窗台上看书,入迷处别人来买东西都不搭理的,都会把最精彩的那段看完才会折好书,跳下窗台,问问别人到底要什么,然后匆忙的收完钱拿完东西,急忙又爬上窗台接着看了。逢到人多的时候,时常打断我看书的话,我的脾气就怀起来了,反正恶声恶气,如果恰好又是来赊账的话,那肯定更没有好气了——这得使我多耽误一点功夫记账。很快,我的坏脾气就臭名远扬了,村里人都知道我的脾气怪,有时,有些长辈直接就语带贬义的叫我小掌柜,或者,借我外公的威名,称我为鬪(dou,其实是犟的意思,只是方言使然)木匠的外孙。这个名号跟随我多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脾气又多坏,人一旦在某些方面变好之后,对自己过去的不好的回忆总会含糊其辞,甚至本身便渐渐没有了印象。我们的叙述的方式总是根据如今的事情反推到过去,结果,我们讲述的并非是过去的故事,而仅仅是如今的印象,或者说是如今的一种想象。可是,这个不好的名号只有我自己知道有多不好。我会骂人,很难听的骂人,而不管是什么人,哪怕是村里的长辈。村的礼数在小孩面前自然是毫无意义的,甚至那么多人我们都没有来得及搞清楚该如何去称呼,我们就离乡远去了。父母在的时候,我会收敛,因为肯定要被教训的,可是只要不在,我的坏脾气就暴露得淋漓尽致。很多人都投诉到我父母那里去了。可是,我还是不改其志,甚至会变相的恶作剧整别人。我要是不高兴谁,我就不赊东西,凭他怎么说,我就是不敢。而那时,也算是有个黑名单,经常赊账的,在我手里很难买到东西,特别是酒。酒是农村里很大的消耗品,我家有一个很大的酒缸,以前用来装蜂蜜,而今做了酒缸。我不高兴谁,就会在打酒的时候故意把酒瓢倾斜一点,算是一种克扣吧,或者更狠的,直接在里面加井水。我都忘记了是谁了,反正有那么一号人,我吵过一次,他来打酒的时候,我直接就灌了一壶井水,满满的,他拿着还觉得高兴这次量这样多,可是回家开始品的时候才发现是水,当然,我肯定得被狠狠骂了一次。说着说着,书怎么变成了坏脾气呢?其实我想说的只是,我当年的坏脾气跟我看书是有很大关系的。就像你睡得正酣的时候,被人打断,你难道还能好脾气的笑脸相迎?

那时候,农村的书籍很匮乏。要买点书要不是没钱,要不就是没书。那时,有个戴眼镜的瘸子每天骑着自行车驮着一些故事书来学校外面卖。几毛钱一本的连环画或者故事会成了我的主要来源。可是,那时没有钱,每天就只有一点点在学校买菜的钱,因为到后来,学校都是蒸饭了,自己带着饭盒和米,学校负责蒸,自己只需要在食堂打菜的钱就够了,一般酸菜萝卜干之类是一两毛,而菜是五毛,或许还有肉吧,我都忘记了,因为那时我没有额外的钱,为了买书,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省吃俭用,尽量只打酸菜萝卜干,甚至带块臭豆腐就合着饭吃了。经常为了一本书,中午连菜都不打,直接就光吃饭解决问题。我那时候看了很多很多的故事书和连环画,也买了很多。后来,有个古灵精怪的同学看着我这样大方的买书,就动了些歪主意,不知道他家哪里来很多的连环画和故事书,他就找到我,给我说,他家有很多书,能不能租给我看,一毛钱一本,但是只能看一天。就这样,我落入了这王八蛋的圈套,无数的菜钱被他收刮,落入他的囊中,而还害得我还得抓紧着时间看完,要不然要多算一天的钱。我直到高中时个子都不高,都跟这厮把我的菜钱骗光中午吃不到肉有着密切的关系。为什么就不能免费借给我看呢?

……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