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看啊,这个人的三十年 2012。11.3。  

2012-11-03 11:0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三

      当我的手好了,重新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点陌生。部分是因为功课落下了几个月,拼音我还没有学完的时候我都休学在家,而等我回来的时候拼音的发音都已经完全教完了。我固执的不去补课,总觉得这点落下算不得什么。可是,后来我还是感觉到明显的不便,因为我的拼音确实很烂,不仅声调分不清楚,甚至连拼音字母都没有完全搞清楚应该怎么发音。语文考试中的拼音变成了我的梦魇,虽然每次都能侥幸通过,可是我自己还是明白这个区别。这是生病带给我的后遗症。我没有考过什么普通话的测试,刚到东北去的时候,普通话也说得不是一般的烂,每次上课点名的时候,我的发音对别的同学而言是一种课前的娱乐。可是,这也许怪不得我的生病,因为不仅仅是我有这样烂的普通话,笑话也不是我一个人在闹。当我如今回头一想时,是不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错误的归咎于那个时候因为生病的休学呢?我们总得为自己的焦虑和困惑寻找一个借口,当我为该死的拼音焦头烂额时,关于断手的回忆就立即扑面而来,在这因果关系本来有所缺失的时候及时的补了上来,由我不得不把直接就归咎过去了。完整的因果联系好像总令我们有所心安,不管这样的因果联系是否严肃是否真实。聊胜于无,于兹为盛。我们总不忍责怪自己,总不愿为自己的缺憾或者懒惰寻找解决之道,我们能做的,只是在寻找替代,而一旦别的什么理由巧好出现的话,我们就把自己从是否应该谴责自己的困惑中解脱出来了。假如,当初我就是认真学一点,或者补点课,虚心的让老师再给我讲一讲这个拼音的发音,或许也就没有什么了,可是我顽固不化的拒绝承认这些差距,并能够迅速的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面对我的记忆和我的自尊。那时,我还未满六岁,难道我就有了这样高级的思维活动的天赋?或者说,人都有这样避免归责自己的本能?


多少年后,我已经渐渐意识到世间的埋怨或者责备多是一种无法面对自己的逃避,开始在“一日三省吾身”中寻找另一条艰难的改造之路,而别人,还是沉溺于轻松的归咎他人法,甚至很多人,不停的把什么都归咎于他人,不停不休不眠不止,世界都是他人的罪孽造成的,而自己多么的楚楚可怜。这是时代的通病还是我们无法正式面对自己呢?泡妞者总感叹妞难泡,其实难泡的只是他自己无法改变的心。每当,看见别人如此痛苦的诉说自己的遭遇,而把别人的错误填在了自己如今不幸的因果链条上时,我都会想起我的那条断手,以及学得稀烂的拼音。我从小就知道了如何将这不相干的二者拼凑起来,看起来是一个完整的因果联系,可是,我费了很多的生命,才渐渐将这两者开始重新搬开。


关于这个因果关系的建立,那时候,还发生了一件荒诞的事情。这件事情的荒诞让我开始朦胧的感觉到人类在归咎别人时的那种轻率和荒诞。这是一件挨打后的打人事件。也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因为打架而承担医药费。读小学的时候,我身体一直多病而瘦弱,可是我的几个哥哥都在我们学校里面,都是高年级的,一直都有人罩着,自然就难得被人欺负。尽管如此,班上有些壮实的小孩我们还是有种惹不起的感觉。在一个课间休息的时候,在我们那个石头墙的教室里,我也忘记了如何起了冲突,最后一个壮实的小孩打了我,尽管我努力了,但是我还是没能打得赢,在挨了打的屈辱后,我有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可是我知道我还是不可能打赢他的,相反我还有些害怕继续被挨打。总之,在这样复杂的心情下,在那个混乱的打斗场中,我迅速的找到了一个更为弱小的人填补了我愤怒而无能的心理,我打了他,把他的头摔在了墙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当时会这样去做,可是我在事后的解释就是他打了我,而我不服气打了他,虽然我知道事情的本身是别人打了我,而我却施于了别人。多少年后我拒绝向自己承认这个真相,但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我将我自己无能的愤怒发泄给别人,尔后还心安理得的认为这是一场辉煌的战绩。这让我难以理解自己。如今,那个打了我的人我已经疏远了,而那个我打了的人却成了很好的朋友。如今喝酒扯淡时,这总能拿出来说一声,以为罚酒的理由。有些人是用内心的归咎他人来表达对自己的不满,而我是以行动来归咎他人来表达对自己无能的不满。我完成了这个因果联系的连接,我取得了暂时的舒坦,可是打我的那个人却逍遥在外,而自己的无能却无法改变,最后,可悲的是,在此之外,还多了一个受害人。我荒诞的处理了自己的因果联系的缺失,我以愚蠢的行为逃避了对自己无能的谴责。这个事件让我不安了很多年,可是,为什么其他人却无法感觉到不安呢?


这些年,我见过无数的女孩,她们在被人伤害后的痛苦似乎无以复加,她们沉溺于这样的痛苦,从而以实际行动带给了别人以别的痛苦,可是,她们自己的痛苦却不会因之消失。这是为什么呢?她们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们轻易的填补了这个因果联系,而刻意的避开了对自己的反省。痛苦,如果不是针对自己内心的深刻探问,那痛苦就是一种纯粹的耗费生命之光的负面活动。就像鸦片让人一直沉溺于美好的幻觉中一种,痛苦也是一种令人上瘾的鸦片,它让人沉溺于不好的感觉中,沉溺于怪罪世界的罪孽中。关于好与坏的幻觉都是一种迷茫的逃避。关于这个问题的深刻反思其实小学的时光只是在为我积蓄一些素材,只有当我在大三的某一个晚上,在我一手提着一把斧头,一手捏一根点燃的香烟时,我才开始想明白了。世间的痛苦,莫不是自己的要求作祟。我们不能正确的看待别人的选择,更不能正确的看待自己的选择。我们的苦恼不在于我们没有,而更多的在于我们对我们拥有后又失去的愤恨。我们难以自解,只是容易一味的归咎他人。那个晚上开始,我的痛苦便渐渐减少,如果说之后的岁月中我为此表现出难以言喻的痛苦的话,这痛苦其实只是表达给别人看的,只是借此希望减轻别人的痛苦。自己的痛苦会减轻别人的痛苦,这也是人类奇怪的心理活动之一。我知道该如何表达,因为很多事情面前,我总不能残忍的要求别人对自己进行反省吧。理解别人轻率的归咎法,有助于减轻她们来得剧烈的疼痛感,可是,这样做的后遗症就是,反而加剧了她们沉溺其中的危险。


可是,这些道理,在当时我是无法知道的,而我能感觉到的只是那朦胧的不安。谁在少年时代没有这种朦胧的不安,那谁就不能在往后的日子中看到真正的自己。我多么希望我的话表达得纯粹是一种武断啊。


朦胧的不安总会随着纷至沓来的好奇和兴奋或者美好的事物深埋于心底。小时候,我们知道如何将我们的生活继续,而不受良心的煎熬或者不安的困扰,我们好像天生都知道该如何摆脱这些负面的情绪,以便让自己能够快乐的成长。这种无意识的成长恍若天佑,但是,却让我们获益匪浅。

(……)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