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阿公  

2011-01-26 17:3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公 - 蔫了的伍子胥 - 蔫了的伍子胥

 2010年的大年初五。阿公生日那天全家福。


     再过几天,就是2011年的大年初五了,这天是阿公的生日,也是整个家族的盛事,从我记事开始,家族的每个人都会把这一天的时间腾出来,聚一聚,二十几年来年年如此,只可惜,从今以后,这样的事再也没有了。

     阿公生于1926年,那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出生那年,整个家族从显赫转入败落。3岁时,阿公失去父亲,由寡母一直抚养成人。年轻的时候读过私塾,后来因为家穷,私塾没能继续上下去。在这期间,有个远房的亲戚,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文人,做过国民党的高参,退隐后把占卜算卦的手艺教给了我阿公。但是,一介文弱书生,多少有点文人的脾气,不想用算命养家,可是他体力活又不行,就只好去街上沽酒。有次在酒馆里为人斟酒时,遇到一个阿公爷爷当年的朋友,这人见证过我远祖的辉煌,悠悠的说了一句,“没想到彭家的后人会在这里卖酒”。这句话阿公一直记得,很多年后,我小时候的时候,在某个夏天依稀有星光的傍晚,我听阿公不无感慨的说起过。就这样沽酒,到后来自己酿酒去街上卖,渐渐积累了家产,家族渐渐富裕起来。听阿婆说,那时担了几箩筐的银子去买地,去其他村买了很多地,准备举家搬过去,重振家族。可惜,这时解放了,土改了,要打倒地主富农了。风声鹤唳的年代,有地不敢认,当时查下来的时候,我们村有个彭家的地主,算是远房的亲戚,硬是把这地认了,说那地是他的,让阿公一家逃过了地主被批斗的厄运。

    只是在那年代,阿公也没完全逃脱,不是地主也算老上中农,也属于被批斗的范围。那些年,受气是在所难免,被揪到晒场上去批斗那也是经常的事,一家人从穷到富,再到想富也无法富,只能窝囊忍受。可是,阿公一声不吭,谨小慎微的独自忍受,虽然很多年过去了,想起过去的岁月他还会心有余悸,每次回家都要嘱托我们要当心政策,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一个当年批斗他的人,半句怨言也没有听他说过。在家,是我阿婆做主管钱,就是那些年穷得挨饿的时候,我阿婆为她婆家的外甥花钱,他也没有吭声过半句。那时,我阿婆的大哥内战时是国民党的军官,一解放就跟着蒋介石跑去了台湾,留下一个松林表叔,读书据说很多部分都是阿公出的力。可是,阿公没有坑过气,即使是自己的孩子有时也得挨饿的时候,他也如此,没有说过我阿婆半句。

     他能忍耐很多,也能坚持很多,从他那里,彭家遗传下了一种天生的乐观,不管身处何地身遭何难,这股乐观,这股相信明天会好起来的信心是一如既往。要是没有这股心这股劲,阿公也无法安然度过那些荒唐和混乱的年代,何况还要抚育七个子女。就是很多年后,他身体渐渐不行,意识也渐渐模糊,甚至有时还记不清人,可是,他都依然相信自己能活到100岁。每次开玩笑问他,说,恐怕一百岁有点多哦,他还会说,不多,一百岁不多,彭祖还八百岁呢。现在想来,那么文弱一个人,如果不是这股乐观,这股从来没有想过不好的心,阿公也不会活到85岁。

     阿公够乐观也够忍耐,可是,他对家人的标准却很严。从我记事开始,我都知道,阿公的规矩很多,得小心点。小时候过年贴春联,他会很早就把我和亮二哥叫醒,督促着挨家挨户的去张贴,贴完后他还要挨着家巡查,看看帖对了没有,帖反了没有。要是对联的左右顺利弄反了,或者是该贴堂屋的贴到了偏房,这肯定是一顿教训。整得我们胆战心惊的,每次帖之前都得反复核实,免得挨骂。对我们而言,春联就是形式,红红的就够了,可是,春联对阿公而言就是严肃的,规矩半点也不能乱。家里的一切规矩,都得老实遵守,每年过年前去挨着祖坟扫墓,也是谁也不能缺席的,不仅不能缺席,连怎么作揖怎么磕头,怎么上香,怎么再为孤魂野鬼的香查在何处,怎么在坟上铺土,怎么在坟上铺望山钱,等等,规矩都得老实遵守,要是整错了,必定一顿骂。以前他身体好的时候,每次都是由他带队,半点不能松懈。

     我以前节约习惯也得全靠我阿公,小的时候吃饭时不许剩的,也不许漏,都在桌子上也得捡起来吃了,甚至搂在以前高高的老饭桌的逢里,也得老实抠出来吃了。这点我不大受得了,可是,有阿公在边上的话,还是得规矩点,只有趁他不注意偷偷抠出来扔了。

     阿公其实算得上一个标准的古代文人,古人讲进退之道,退则修身治家,到洒扫庭院这样的事情也不马虎。小时候没懒觉睡,他只要逛到我家了,看见庭院有脏东西,必定把我叫醒来打扫。甚至,农忙时吃完饭没来得及洗碗擦桌子,他要是看到了,举起扫帚就是一下,把饭桌上的东西全部扫下。整得你还不敢反对,只有老实去收拾。当我说阿公是标准的古代文人时,其实也说他完全没有生活能力,他没有举过锄头,也没有下过厨,甚至连面也不知道如何煮。以前我阿婆出去串门了,他肯定不知道怎么办,下面都会放在冷水里直接煮,你一问他,他就笑呵呵的说,我看见他们都是放水里煮的嘛。

    我小的时候怕吃药,特别是怕有阿公在时吃药。因为阿公律己的功力很厉害,吃药全是嚼来吃。我有好几次都是被他逼着没法,也只好把药嚼了吞口水咽下去的。吃完饭就是喝酒都把那股苦味冲不掉。但是,小时候,我好像从来也不气他,有时还佩服他。我读高中时,阿公都还能整篇整篇的背《古文观止》,让我无比惭愧。古代文人的痕迹在他身上很深,星相他也懂些,只可惜小的时候我搞不懂,他说了很多我也从来没记,就记着认银河,认牛郎织女星了。等长大后,想听听他再讲讲这些,可是他却变得言语很少了,甚至说几句就不想说下了,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他爱抽烟,以前都是那种叶子烟,烟叶晒开后卷来放烟杆里抽的。小时候,他总会叫我们帮他晒烟叶,撕烟叶,卷烟叶。后来,搬到城里后,烟叶很难买到,而他也得了一场大病,不能再抽烟了。烟瘾几十年了,他忍不住,可是子女们又不能给他,他就捡烟屁股来抽。这个时候的他,意识已经模糊,思维很缓慢,行动更慢了,有点痴呆的症状。可是,他怕阿婆了。抽烟不仅要背着我们,更要背着阿婆,有时,家人也会给他点烟,他会藏起来,等阿婆不在的时候偷偷抽。有次,我们看见他在偷偷抽烟,就开玩笑说,阿公,阿婆来了。他立马就动作迅速的把烟放在身后,然后呵呵笑着。

    最近这一两年来,阿公的身体和意识都不行了。他有时会半夜起来,出去散步,时间对他食物对他,好像没有意义,他刚吃完饭就会忘记自己吃过,又要去找东西吃。可是,即使是这样,他都觉得自己没事,每天要去散步,去打会气功,他都觉得自己能够活到一百岁。他从来都没有半声哀叹,病了也没愁过,不会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要交待些什么,他就这样好像自己完全没事一般,相信自己能和我们一起一直活着。

    我想,那天他走的那天,不仅我们,就连他自己也会觉得很意外吧。

    这段时候,我经常在想很多东西,这几年,我们是不是还是有点忽略他的感受呢?使他没牌打没烟抽没酒喝?使他不够痛快?我们这一大家人打牌,上一辈的都是阿公教会的,他是大师傅,可是,现在过年,我们一大家子人一起打牌时,却不让他参加了,有时,他会坐在后面,看着你打牌,偶尔指点指点,说,留幺四可以胡边三啊。这几年,每年我们都在囔着今年要陪阿公打哈牌了,可是,真打牌时,阿公却靠边了,今年也在说,只是再也没机会了。

     这次守灵,在灵前时也在开玩笑,说,不要打牌,一会大师傅一冒火要拿拐杖来敲脑袋了。

     这玩笑他总允许我们开。对于一个标准的古代文人,儒家的看法就是从生和死看的,所谓礼就是知死知生,知死方能知生,所以,阿公其实已经看透了生死。在十几年前,他都为自己亲自写了祭文,甚至连自己追悼会的该怎么说该是怎么样的顺序,都写好了。这次的祭文,就是他自己写的,念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老头,在十几年前用钢笔边写边读,读给我们听……他在棺木里,似乎也能感觉到十几年前的自己,也许,他也该含笑了。

      我们送他到十几年前他亲自选定的地方去,就这样,他离我们而去,也使我们离不开他而行。

      愿他安详。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