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南京换妻案的判决是一个危险的开始  

2010-10-21 13:4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世道里,比赛谁比谁更高尚是一件荒谬,也荒谬到无耻的事情。可是,好像大部分人都有这样的道德比赛的热忱,比的不是真正的品质了,而仅仅是渐渐脱离其中的热忱。所以,涉及谁比谁更高尚的问题都应该回避,否则,热忱大比拼,就跟小男生比谁尿得更远一样滑稽。比如说评价换妻这档子事,好像绝大部分人突然就高尚起来了,这令我很纳闷。

    据中新网南京5月20日新闻,“南京某大学副教授马尧海等22人“聚众淫乱案”,20日上午,在南京秦淮区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马尧海等22人以聚众淫乱罪被追究其刑事责任。马尧海对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违法性始终缺乏清醒的认识,被从重处罚,获刑3年6个月。其它人由于认罪态度较好,被判缓刑到3年6个月不等刑法。据了解,他们成为了20年来第一批因为“聚众淫乱罪”获实刑的人。” 这事终于结束了,胜在了道德的热忱,当然也失败了人间的正义。换妻这档子事,八竿子跟犯罪沾不上边。虽然我不喜欢这样的性方式,但是我不能因为我的不喜欢就去干涉别人这样干的自由。这到底也是人的自由,而不仅仅局限在所谓的“性权利”上,应该更远的看到,这其实是一场政府权力对公民自由的干涉,所以,我主张的不仅仅是权利,更重要的是警惕我们的自由将因此而越来越稀少。所以,我曾经说过,我们的幸福生活之所以还能虚以委蛇的进行,乃是因为我们的法律没有完全实施,倘若法律完全的实施起来,我们都寸步维艰。可是这次,那些沉睡的法律渐渐复苏了,“聚众淫乱罪”也开始第一次有效的发了威。这次,我们的自由将真的被动真格的拿走了。

       我一直觉得这个罪更其他某些罪一样,是毫无意义的,是纯粹的道德装饰,因为,这算什么罪呢?之所以为罪,则是应侵犯“国家、集体、他人”的具体法益,可是,这聚众淫乱侵犯了谁呢?侵犯了国家?那太扯了,以为我们人人都是夏桀商纣啊,还能因为玩女人能玩到亡国破家啊!侵犯了集体?集体的那般玩意因此而被侵犯了呢?侵犯了他人?估计也只是侵犯了某个不知情的老公的王八危机感而已!可是,那这到底侵犯了什么呢?法律嫁接了“社会控制论”的某些观点,就是侵犯了这个社会的普遍的价值基础,破坏了这个社会的善良风俗,破坏了这个社会的良好道德共识。可是,问题也来了,社会道德共识是什么呢?是不能淫乱?淫乱是社会道德所不齿的?可是谁来认定这个社会道德标准呢?是谁公之于众?那即是抛开这些玄之又玄的问题,那问题就是,如果聚众淫乱是违反了社会道德的,那是不是所有破坏社会道德的行为都应该纳入刑法的范围,入罪惩治呢?既如此,那嫖娼的行为是不是应该也被归罪呢,而不仅仅是《社会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的范畴?如果说一对一的嫖娼还不足以构成罪行,那嫖妓的时候,同时找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小姐一起,是不是也就成了“聚众淫乱”呢?也应该入罪呢?“聚众淫乱”是邪恶的,破坏社会道德的,那办公室以权压人,性侵犯性骚扰的也是不是应该归罪呢?那领导干部玩女人是不是应该单独的归罪而严惩呢?那以色换好处,以色贿赂的,是不是也应该归罪呢?那恋人在大街上当众嘿咻是不是也应该归罪呢?等等,等等,不甚枚举,同样的逻辑,为什么单单换妻,单单聚众淫乱,才算罪行呢?为什么法律在同样的标准下,仅仅归罪其中一个,而不归罪另外的,这是依据什么呢?难道说依据立法者一时的心血来潮?难道说依据立法者老去后的绿帽子恐惧?这岂不是扯淡吗!法律怎么能如此不够严谨,如此说不清所以然!难道,如果任其肆意,那以后岂不是立法者哪天心血来潮,想查禁什么就查禁什么,想禁止什么就禁止什么?不让看黄片,不让发黄段子,这样下去,看来得把所有男人女人的那玩意存封起来,还设一道密码,要用是不是?那好,你来政府申个情,给你一个许可密码,有这个东西你才能用,而且每用一次得申请一次,不得擅自使用,当然,撒尿除外……

        另外,“聚众淫乱”这个罪还有一点荒谬的地方,就是“淫乱”指什么?这是一个问题,作为强奸罪的构成状态,当时就有所谓“接触”、“插入”、“射精”三说,那这个淫乱又是指什么呢?是指性行为?那观淫者算不算也是聚众淫乱呢?那只看只摸只起哄的人算不算也是聚众淫乱呢?什么是淫?以前台湾立法,觉得露三点就算淫,那看来大家脱光衣服在宾馆里集体相互欣赏,或者集体看黄片,也得算是聚众淫乱呢!难道所谓的淫不淫是靠法官自己的主观判断?“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岂不是思想黄点的法官更容易将“聚众淫乱”之淫的定义得更广泛些?那法律在这个时候还算什么呢?还严谨吗?还严谨得像法律吗?难道法律就能这样任意曲解,任意套用,任意滥用?法律之为法律,那他就不再是任意性的,就得比如以足够的理由和逻辑,否则,法律就仅仅沦落为道德的热忱,一个社会被道德热忱所支配,特别是在这个肮脏的社会中,社会还被道德热忱所支配,那那些热忱的人将会明白自己无耻得很愚蠢!
   
       我尽管不大喜欢这样的方式,但是我坚定的珍视和尊重别人这样干的自由。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别人那样干,就支持去禁止别人这样干的自由,苟如此,别人也会去支持禁止他们不喜欢我们的某些自由。如果我们都这样干,都去禁止我们不喜欢的自由,那要不了多久,我们会将我们所有的自由给相互残害完掉!到那时,不管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好像在“聚众淫乱”,岂不呜呼!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