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蔫了的伍子胥

在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我将归来开放!

 
 
 

日志

 
 
关于我

蔫了的伍子胥,不是白发的伍子胥。 82年出生的人,不信菩萨,不信玉帝,不信星座。无所信,也无所不信。透彻知其怀疑,又善于相信。信任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混法律,无成,无产,暂羁旅成都,未知将往何处。

网易考拉推荐

2010,我的这一年  

2010-12-30 14:3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于我而言,越来越沉重。现在我都不会时常的回头去看,不是不想,而是害怕。沉重的东西会让人产生幻灭的感觉。可是,快过去的一年,对于我而言,还是意义非凡。每个人的时间长度都是一样的,可是时间的内容却不一样,有些人一月之内经历的事情比别人一年之内经历的都还多,所以,说年龄,说时间都是无意义的,再长再短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有意义的只是每一段时间包含的内容。2010,这一年,我的内容很多……

  这一年,转溜了大半个中国,也去了平时没事时永远不可能去的地方,比如青海玉树。

  总得有个起点吧。也许,最开始应该说杭州,可是,关于这件事,我不想说。

  那剩下开始的,就像我离开时一本一笔,流浪日记开始的地方,是云南。经昆明,到红河州的蒙自县。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东北的黑土地我以前都觉得很稀奇,可是到了红河,才知道土地也可以是红色的。这是一片奇特的土地。从昆明到蒙自,坐车得坐5个小时,沿途就是这样的红土地。蒙自,红河州的州府,传说中过桥米线诞生的地方,可惜,我没有兴趣去吃一顿真宗的过桥米线。在蒙自呆了些日子,每天就是发发呆,扯扯淡,到山里的寨子里去转过,满街的苍蝇乱飞,找个茅坑蹲一会,屁股周围就笼罩着一层苍蝇。在老宋的一个朋友家,卖饲料的铺子上,帮忙打酒卖给当地的哈尼族或者彝族。当时的云南闹旱灾,寨子边上有个很大的水库,水库的水据说卖给了当地一个炼铜的厂,而水库外面千亩的庄稼地干涸着,在这播种的季节,显得有些突兀。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这就是著名的元阳哈尼梯田。翻一下地图,看见蒙自周围坐车5小时,就可以到元阳。一个清早,从蒙自出发,经过弥勒县,个旧市,元阳新城,翻过哀牢山,过了元阳在山上的老县城,就到了哈尼梯田的集中的地方了。我住进多依树的一个寨子里面,有个广东老年夫妇为了体念不一样的老年,在那里开了一家客栈,每年都有志愿者在那里打工,顺便可以住上几个月。我去的时候,哈尼梯田也是缺水的时候,很多田都干涸了,傍晚和清晨都看不见烟雾缭绕着梯田的景色。我一到就沿着梯田跳下山,走了很久的路。夕阳西下的时候,正适合惆怅。
     晚饭的时候,客栈里没有别的游客,有几个德国人,一对法国的老夫妇,本来我还和法国人谈谈巴尔扎克和萨特的,可是鉴于我连巴尔扎克的法语该怎么说都不知道,我就干脆闭嘴。那夜,寨里停电,月亮很圆,这个夜晚很宁静。
     半夜开始拉肚子,第二天看日出的时候,步履维艰。吃了药也不管用,寨子里也没有诊所,拉得我几近脱水。没办法,只好走了,临走下找老板装了一瓶浓盐水,回蒙自。不停的拉,差点虚脱,幸好我还算比较机灵,临走时带了盐水,边喝盐水,才不至于脱水报废的。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云南的边境小城,河口。一河之隔就是越南的老街市。在当地的新华书店买了本地图册,和一本简易越南话手则,找当地的旅行者帮忙弄了签证,顺便买了张从越南的老街到越南首都河内的火车票。没有忐忑,只有一腔心事,就这样一个人走过那条贸易桥。以前都说要去越南混,但都是说说而已,可是这次却真的去,英语全部忘光,越南话也不会讲,就这样一个人跑去了,而且准备不再回来。越南的边防那边用了半天我听不懂的中文盘问我很久,到最后我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我办的签证办贵了,下次叫我直接找他就行。出了关口,找了一个摩托车,咿呀咿呀的比划了一下到老街的火车站。进了站就傻眼了,我看不懂手里的火车票,不知道该进哪个铺,拉服务员问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不懂中文,幸好她还明白,然后带我去我的铺。这间软卧里,有三个越南人,一个芬兰姑娘,本来想搭讪的,突然发现对于英语我好像是应该好好的补补。有个越南小子好像是去河内读书的,也想和我搭讪,但是也发现好像两个人都说不懂对方的话,傻傻一笑就作罢。闷在车厢里,写流浪日记,看窗外的北越风光。
   到河内的时候,是早上四五点,天还没亮,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犯了一件错误,身上除了几张美元之外,没有在河口换越南盾。在网上订的一个旅馆,手里有个地址,但是在地图上就是找不到。只好走出火车站,走到外面的一条街上,钻进一个出租车,拿着地址,然和指着对那司机说:“To there,how much"。没有越南盾,也没有零星的美元,就一张10元的美元,就这个价,没心思和他讲价,其实也不知道用英语或者越南话怎么讲价,兜里的简易越南话手则还没来得及翻的。结果这个司机也不厚道,大半夜的黑兮兮的就把我丢在一个和我订的酒店名字相近的另外一个酒店边上,跑了!我就这样在河内昏黄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转溜,遇到了几个出租车,都找不到那地方,直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摩托车,然后又是一阵to there外加手势,终于在一番鸡同鸭讲后貌似找到了一个能找到那酒店的人了。于是,我就真正见识了越南的摩的了,在大街小巷上穿行,不知道怎么钻的,钻了好多个小巷,钻得我心里只嘀咕,心想是不是遇到歹人了,准备把我整到某个僻静之处劫了?
当终于到了那个酒店的时候,我才真正宽了一下心。放好打包,在小阳台上打望了一阵,天开始亮了。
     准备去吃早饭,在服务台要了一个标有酒店地址的小地图,开始了我的溜达。一开始生怕路线记不住,三步一回头的用心记记。围着还剑湖走了一大圈。看见路边的饭馆,看见一堆人都在吃面还是米线的,坐过去,指着别人的碗再比划了一个一,就这样解决了我越南的第一顿饭。一大碗米线,牛肉的,桌子上放很多青柠檬,用来挤汁放汤里的,酸酸的,味道还不错。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还剑湖。河内市区的一个景点,市中区就集中在这一带。我围着还剑湖走过很多圈很多圈,一个人,清晨,或是傍晚,踱着步,默默的,但很多东西都排遣不去。这段时间,我在大街小巷里转溜,穿着拖鞋逛夜市,去找美食,去找邮局,去看胡志明,去看越南的天安门广场,还可以逛总统府,很难去打车,基本上都是一张地图,和简易的越南话,摩托车还真的很方便。
 找到了一个工作,教古汉语的。想留又不想留,心里装着很多东西。我这是在逃避?逃避自己。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河内的菜市场。很多没见过的水果,都去尝了一下。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街边的小贩。我喜欢那样的斗笠,女的戴着自然就有一种别致的风情。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某个市场。有点像成都的荷花池那样的批发市场,晚上的夜市很有名。我穿着当地的拖鞋转了很多次。美女如云。呵呵。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万恶的城管。哪里都有这样的城管。只是河内的城管用的是摩托,机动性很强,一般小贩不容易逃掉。不过,越南的政治很厉害,小贩们即使被抓,也笑笑任由这些城管把东西收走,似乎自己真的是做错了一般。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下班时的摩托车群。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吉婆岛。海防市。从河口坐车到海防。车上的标注都是越南语,要每一个字母对照,不然容易上错车。然后从海防坐两个小时的海船,出海到吉婆岛。一个安静的小岛,美丽,适合一个人发呆,闲逛。
 
   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地方。我还是选择了离开,工作也没有再要。那里的姑娘真的美丽,可是,我却一点心情都没有。作为一个坏人,这显然有了毛病。
   坐大巴到广西。然后到深圳。找了一个工作,一个公司的总裁助理,抠门的老板,我上了两天班。
   还是决定回来,但是很快,我就到江苏南通如皋修铁路。这里有一个镇也叫河口。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工地边上,我们住的农房,从阳台上往外看。真正的江南水乡。
   每天5点起床,十一点睡觉,然后就在工地上跑来跑去,20多天,晒成一个煤炭。其实我都不知道我晒成什么样的,就觉得脸上有皮在掉,还是有一天去泰州办事,不经意间照见了镜子,吓了我一大跳,好黑的人啊!而且黑得不均匀,整个就是一个黑花脸。
   不过这段日子也很安静,晚上捕鱼,甚至有一天我还捉了一只刺猬,长这样大,还是第一次看见刺猬!养了好几天,有一天忍不住,直接就亲自动手红烧了它,造孽了!工地上的日子没时间让人去东想西想,甚至连回忆都没时间。没有身份,没有长相,我甚至都忘记了我从哪里来,长什么样,是谁了。心里渐渐有些安稳。
    这个江南的水乡让我沉静下来。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上海南京路。从僻静的乡下来到繁华的大上海,我一开始还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张大花脸去铁路宾馆骗优惠,服务员叫我那铁路职工证才能打折时,我就指着我的这张大花脸说,靠,你看我晒成这样吗,也应该知道是刚修铁路回来啊。当然,这张黑花脸虽然得了点铁道宾馆的优惠,也得得了个上海地铁售票员的白眼。我去问到世博会坐那条线时,那售票员明显鄙视我这样农民工,一下子就惹我发飙,说得那鸟人嘴都不敢还了。他奶奶的,老子们帮你们建设繁华大上海,你们坐享其成,还吹着空调拿着高工资,却反过来瞧我们不起,爱理不理的,这算什么话,得教育!
2010,我的这一年 - ps198208 - 蔫了的伍子胥
 夜游世博会。去了趟青浦,找老丁喝了一天酒,回成都时,又差点误了点。上海的世博办得真烂,明显都是老外们明给中国面子,实是在敷衍。可中国人还拿着往自己脸上贴金,有些可笑了。上海的地铁连去浦东机场的线什么时候停都不通知,整得我冲上地铁找了一个疯狂的野的,一路飙车才赶上飞机。要不然,老丁就成了陈朝阳,一杯酒误了一趟飞机。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